日本

请选择你想查找的国家和项目

Japan

安全、完善的社会保障、清廉的政府,明确的社会规则、工作较欧美相对稳定是移民日本的优势

网站首页 / 移民资讯

不坑同胞 不窝里斗 看日本移民是如何在阿根廷发展的

日本

谷歌地图搜索显示Tsuji干洗店位于首都圣克里斯托瓦尔(San Critobal)区的卡洛斯•卡尔沃街1740号,那里有许多工会的总部地址和多米尼加人经营的发廊。上午时分,整个街区只有放下的金属卷帘门和门上的涂鸦。谷歌地图搜索引擎显示,在同一个社区还有另一个名叫Higa的干洗店,位于萨尔塔街949号,也已经关门大吉。在互联网上还可以搜索到另外一个事实:莫雷诺街1970号的日本干洗店因其开张半个世纪之久而于2014年获得了社区的表彰奖励。现在这家干洗店也已不存在了,就像Tsuji和 Higa一样。


面对日本后裔洗衣店逐渐消亡的景象,却有一家店幸存了下来。这家店位于Belgrano 住宅区,名叫“新东京”洗衣店。我们到时,门口站着的是一个约40岁的男人,在他身旁是一位年长的女士,他们都穿着整套熨烫好的衣服。男子表示不想接受采访,无论如何都不愿意。他表示:“我们一直这样,总是低调。”并为此表示歉意。采访继续延展到20个街区外的Saavedra区。位于华盛顿街和Crisólogo Larralde街角落的Asahi干洗店内,大家可以听到收音机里豪尔赫•拉纳塔(Jorge Lanata)激动和奔放声音。这里有一位男子和一个女子共同接待客户。他穿着一件带有夏威夷地图的蓝色和白色衬衫,上面写着:“你想让我告诉你什么?没有什么可说的。要不你把问题写在本子上给我看,我看到了就会回答。”“你看,如果是我姐姐,她根本不会搭理你。”


日本移民干洗店蒸气熨烫的历史


20世纪的头20年,日本移民开始流向阿根廷。大多数移民来自日本的本岛,但有一部分来自冲绳岛。这是位于日本南部、气候温暖的一个岛屿。抵达阿根廷后,新来的移民投身于不同的行业:花卉种植者,农场雇员,家政服务和酒吧服务员。开干洗店是他们的另一种选择。



塞西莉亚•奥纳哈(Cecilia Onaha)是出生在拉普拉塔的日本后裔。她在自己先祖所生活的国家里获得了哲学博士学位。她解释说:“干洗店的起源与阿根廷劳动力市场有关,对日本人来说有着有利条件,这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属于家庭服务。在20世纪20年代,我知道他们从中学到了如何经营这个生意,一旦他们筹集齐了最低的开店资金,他们就会开一家独立的干洗店。


当众多的干洗店开起来以后,日本移民社区的同胞就会向来自这些岛屿的新移民传授如何开干洗店的技能。干洗店这个行业在50年代到60年代之间经历了辉煌的时刻,因为当时大家都要穿西装和打领带去上班,而且大家都痴迷于穿着熨烫一新,无可挑剔的衣服出门。到本世纪末,移民习惯的改变和老移民的渐渐凋零,导致移民的后代不再继续从事这个行业,情况开始逐渐改变。

相关的法律限制日本干洗店发展


靠近与Cabildo区交界处的Céspedes街上坐落着已经名为“5兄弟”干洗店。该店铺的掌门人是卡洛斯•阿尔伯托“贝托”(Carlos Alberto“Beto”Wakugawa),现年43岁,曾经是一名医学生。他是自发组织传统干洗店集团组织的成员之一,该社团于2008年出现。当时布宜诺斯艾利斯法律第1727号要求这种类型的场所在2015年之前更新所有机器,这意味着店主要一次投资超过50万比索的钱款进行设备更新。



该法律的依据是,这些干洗店使用的溶剂对人体健康有害,经营者应该把他们的机器更换为只使用另一种被称为过氯化物清洗剂的机器,而这种物质实际上是有污染性的。根据从事该职业的日本人及其后裔介绍,这种物质比他们目前使用的洗涤剂更有害健康。卡洛斯•阿尔伯托“贝托”表示:“当局刚刚在官方公报上公布这则法律后就开始向经营业者罚款,许多干洗店决定关门,每次罚款的金额是3万比索,在这样一个小行业中,这个金额的罚款对行业来说打击是很重的。”


后来,法律得到了修改,新机器更换的期限被延期到了2025年。“法律作出的一系列修改措施非常好,但到了2025年,我们还会遇到同样的问题。”卡洛斯•阿尔伯托“贝托”说道:“2008年,首都有250家干洗店,但现在还不到120家。我们希望法律允许使用两种方法并存,即使用全氯乙烯和我们的溶剂的方法。”


从事干洗店的早期日本移民



距泛美高速公路一个街区远的佛罗里达镇西区,那里有一个由宫城和弘和罗莎•塔巴合开的小干洗店。宫城和弘爱喝咖啡,也会到酒吧抽一支香烟。“一开始,我的祖父母来自冲绳岛,在布省的马格达莱纳(Magdalena)开了一家干洗店,然后我的父亲也来了。1956年我的妈妈,我和我的妹妹都来了阿根廷,”他说。据他介绍,许多日本人从事这项商业活动,原因很简单:“没有必要知道很多的语言,很容易学会和经营,而且日本移民也都很勤劳努力”。


与此同时,在Belgrano R区的边缘地带,门多萨(Mendoza)街和纳翁(Naón)街附近,铺满鹅卵石和古树的街区有一家小干洗店。在进入这个小店时,左边有一张裱框的日本钱币复印件,日本年历,挂在绳子上的纸鸟,穿着典型日本服装的女孩的照片,以及墙上的马里奥神父的海报。柜台的另一边是80岁的冲绳后裔天吉塔巴。他只会说一点西班牙语,但也能说明白自己是在1972年与他的一位叔叔合伙开了这家店。“1975年,是的,那一年,最好的一年”,天吉塔巴说的是干洗业的黄金年代。


他指出,这些年来趋势改变了,干洗店的生意开始减少。“现在,所有非正式的服装,什么款式的皮鞋都无所谓。”他笑着说, 此时,他的话得到宫城和弘的补充。宫城和弘在佛罗里达的酒吧喝咖啡时说道:“我认为日本干洗店不会持续很长时间了,至少我的生意会以我为终结。”


在布省Chascomús市中心


首都的干洗店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只剩下了一半。而在阿根廷内陆城市,情况也很相似。在坦迪尔(Tandil)或瓜勒瓜伊丘(Gualeguaychú)这样的偏远小城,现存的干洗店好像遥远的岛屿一样,我们知道的情况是干洗店的数量每天都在减少中。


布省Chascomús市的主要街道之一是贝尔格拉诺街。宽广的路面两侧绿树成荫,在主广场附近就开着一家“东京”干洗店。奥拉西奥•易嘉(Horacio Higa)就坐在那里,他穿着白色和灰色格子的衬衫和短裤,柜台上放着一份《大众日报(Diario Popular》。干洗店的屋顶上挂着几十件,也许数百件西装,裤子,连衣裙和夹克。一边还挂着一堆领带,看起来像很多色彩鲜颜的毒蛇。奥拉西奥•易嘉说自己从父亲那里继承了这家干洗店,他是在1930年从冲绳移民来阿根廷的。那个时候,军队推翻了伊波利托•伊里戈延总统(Hipólito Yrigoyen)的统治。奥拉西奥•易嘉的父亲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市中心的一家酒吧工作一段时间后,受到了日本同胞的影响。他解释说:“要开干洗店的话,日本同胞之间都愿意互相帮助。我父亲来到这个国家时,对这里一无所知,他在开店过程中学会了很多。”



奥拉西奥•易嘉说,大多数人带来洗的衣服都是西装。“本周我们的工作比较多,因为有一个重要的婚礼,下一周就不知道了。现在衣服被送来清洗的很少。领带已经是很稀有的服饰了。”他看着柜台附近悬挂的好像毒蛇的一堆布料说。蓝色西装,灰色裤子,黑色西装,白色裙子和明黄色连衣裙,搁在木头的衣架上。“很多人都不来取回自己干洗的衣服。有一天一名客户突然出现,来问我他在2015年留给我洗的西装。他想知道我是否还留着那件西装。”他说。

声明:本文由外房网外房原创编译,转载请保留链接;不坑同胞 不窝里斗 看日本移民是如何在阿根廷发展的
推荐移民项目

日本企业家移民

200万人民币
永久居民绿卡


包租型房产投资(LMNP)

人口减少、社会老龄化和少子化问题引起日本政府重视,从2015年逐步放宽外国人赴日投资的申请条件。在《出入国管理及难民认定法》

总费用: 200万人民币

+

日本 投资移民

办理周期:
6-9 个月
身份类型 :
永久居民绿卡

高级经营管理签证-最快第二年转永居,享日本福利

30万人民币
永久居民绿卡


包租型房产投资(LMNP)

日本的投资经营管理签证,虽然名为签证,实际上相当于美加澳的企业家移民。您要在日本注册一家公司,最快第二年就可以转永居,转

总费用: 30万人民币

+

日本 投资移民

办理周期:
1-6 个月
身份类型 :
永久居民绿卡

日本移民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