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

请选择你想查找的国家和项目

Canada

加拿大是一个经济发达的适合居住的国家,可享受优越的教育制度。

网站首页 / 移民资讯

特别报道:加拿大移民欺诈案中,860名中国富人是如何被拉入黑名单

加拿大

臭名昭著的多伦多移民律师Martin Pilzmaker(左)摄于1989年7月6日,当时他缴纳了75,000加元的保释金后获释;他于1991年4月19日自杀身亡,此时离审判还有两周的时间。右边的是Xun Wang,他是加拿大历史上最大移民欺诈案中的主谋,对Martin Pilzmaker的手段如法炮制。今年,他驱车驶离他位于卑诗省里士满的家时,拒绝了加拿大广播公司的采访要求。



20121017日,加拿大边检人员同时突袭了位于温哥华市区以及附近里士满的办公室,还有一栋位于繁忙主路边的豪宅。


他们查获了90箱的文件和18台电脑,一叠又一叠的“据传是丢失的”中国护照,还有一些红色橡皮印章。证据之多,需要1年多的时间翻译和整理。


从无牌移民顾问Xun Wang那里查获的累累证据将会对百万富翁移民行业产生冲击波2015年,Xun  Wang因为移民诈骗案获利1,000万加元(折合760万美元)。当时被判处7年有期徒刑,去年晚些时候获得保释,刑期只过了三分之一。


但是《南华早报》的一项调查---基于大量的庭审和移民听证会,以及对律师,税务审计师官员,行业老资格人士的采访----发现,加拿大历史上最(大)的移民欺诈案远远没有结束。


Xun Wang在警方突袭之前违法乱纪已经很多年了。


加拿大边检人员2012年10月17日突袭大温哥华地区,从无牌移民顾问Xun “Sunny” Wang的家里和办公室查获了几百本护照,以及假出入境章


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告诉《南华早报》,Xun Wang旗下两家公司New Can ConsultantsWellong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s有至少860名客户要么已经失去移民身份------驱逐出境,以及5年内不得入境的禁令要么被禁止入境。


审理完毕的案件揭示了身在中国的中国籍百万富翁的生活方式, Xun Wang虚构了地址和工作岗位,使得中国籍百万富翁可以维持永久居留身份或者入籍,结果事实上,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中国生活。


就本质而言,这些人都不想待在加拿大。他们在中国有着自己的生活和事业。


加拿大移民系统有漏洞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是很多年了,滋生了Xun Wang的诈骗案。


80年代晚期,臭名昭著的移民律师Martin Sheldon Pilzmaker一案震惊了加拿大法律界,对此,很多人都不记得了。


此案涉及了数位百万富翁,还有不按套路出牌的解决移民抱怨的倡导者,他坐在司机驾驶的劳斯莱斯中,在多伦多海湾街上招摇过市。他的犯罪手法以及他香港客户的诉求给Xun Wang提供了几近完美的模板。


Martin Pilzmaker没有锒铛入狱,他在移民业务领域的日子走到了头,27年前他在廉价旅馆中自杀身亡。


这个骇人听闻的案件几十年来都没得到政策制定者的重视,因为前赴后继的富豪移民帮助加拿大主导了全球百万富翁移民行业,重建了国家的某些地区,特别是温哥华市的西海岸。


Xun Wang诈骗案中的手法和Martin Pilzmaker一案相比没什么“新意”,在本行业有着30年经验的资深人士表示。“自从我们有移民业务以来,一直都是这样。”


中国的极地丝绸之路如何让加拿大成为下一个亚洲强国


这位资深人士和其它知情者表示,两宗案件都暴露了百万富翁移民的根本性缺陷:移民家庭中的经济顶梁柱都不愿意在加拿大实际生活和纳税。他们的观点也得到了税务和移民数据的验证。


Xun Wang一案中,背后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嗯,富裕的移民来这里生活,开展商业,这只是虚构的小说。实际上,富裕的移民根本没有兴趣。他们只想把自己的妻子和子女扔在这里。


加拿大广播公司对无牌移民顾问Xun “Sunny” Wang拍照,当时他正他驱车驶离他位于卑诗省里士满的家。2017年晚些时候被释放的Xun “Sunny” Wang拒绝回答加拿大广播公司的提问,对《南华早报》留在他家门外的书面采访要求也置之不理。


Xun Wang的前客户们,一五一十地讲起来龙去脉当然还有令人瞠目的各种细节。


有一位富有的北京律师带上家人在温哥华获得永居资格后10天就回国了。有一位投资者在加拿大有5套房产,但是仍旧住在中国大陆,因为按照中国传统,他要回国在老家的村子里为去世的母亲守孝3年。


还有一位百万富翁在申请加拿大儿童福利金时宣称自己在世界范围的收入只有720加元,但是那一年他给他还在温哥华念书的女儿花费了61,000加元买了一辆奔驰车。

 

根据一名客户的代理律师的说法,更多案情还在浮出水面,Xun Wang手中1,600多名客户在抵达加拿大机场都会受到甄别。

 

“就本质而言,这些人都不想待在加拿大,”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表示。“他们在中国有着自己的生活和事业。”


Martin Pilzmaker的兴亡


Xun Wang位于里士满南部的房屋前门外窗台上放着一个没有扣好的烟盒------他至少20%的客户都谎称住在这里。


建于1990年的这套帕拉建筑风格的房屋现在看起来很旧了,有5米高的门柱,以及浅橙色的漆面。但是仍旧价值150万加元。


当《南华早报》的记者在最近一个周一登门造访时,窗帘晃动了一下,有人在往外窥视,但是没人开门。请求Xun Wang联系《南华早报》的书面请求也没有得到回应。加拿大广播公司最近目击到他离开了这里。


无牌移民顾问Xun Wang在卑诗省里士满的家,自从监狱释放以来,Xun Wang回到了他价值150万加元的家中,这套房子在2012年10月17日也被加拿大边检人员突袭过。


Xun Wang来说,他回到2012年曾被突袭的地方标志着新的开始。

 

他应该不会落到和Martin Pilzmaker一样的田地。


当此次丑闻登上头条时,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前边检官员David Lesperance已经开始了他作为移民律师的新生涯。

 

这是行业皆知的事情---90年代早期的一天,一个富有的香港的移民出现在了Lesperance的门口,询问是否有人知道如何找到Martin Pilzmaker,他想办护照交给Martin Pilzmaker。最后是Lesperance给了这个人双重打击,Martin Pilzmaker死了,这个移民再也不回护照了。


Lesperance表示:“我作为边检官员经历的一切似乎突然之间变得有意义了。”


Martin Pilzmaker1977年取得了律师执照,但是他的故事真正开始则是1984年的《中英关于香港问题联合声明》,这个声明规定香港于1997年回归中国,引发了香港人追求外国护照的热潮,Martin Pilzmaker就此发财了。


Martin Pilzmaker是最早一批认识到百万富翁移民是有未来利可图的产业的人士之一。他的独资公司欣欣向荣,此时他滋生和多伦多海湾街的一家公司----加拿大法律界顶级的公司----合作的想法。


Pilzmaker1989年7月6日在多伦多交保75,000加元获释。他收到50条移民相关的指控,于1991年4月19日自杀身亡,也就是审判开庭前的两周


罗兹奖学金获得者Philip Slayton回忆起了Martin PilzmakerBlake Cassels & Graydon求职一幕,当时Philip Slayton也在那里工作。他的要求“让人难以接受”,Philip Slayton在他出版的《律师变坏》一书中写道,在书中他爆料Martin Pilzmaker穿着20,000加元的皮毛大衣。


Martin Pilzmaker想要立即合伙,要求得到利润的大部分,大的办公室。Blake Cassels & Graydon要支付他劳斯莱斯双开敞篷车司机的工资。


Blake Cassels & Graydon拒绝以后,Martin Pilzmaker1985年又加入了Lang Michener。他当时37岁,他第一年就获得了全面合伙人资格,拿到了令人惊讶的40万加元起步的薪水------而此时他的同僚,未来的加拿大总理Jean Chrétien不得不接受10万加元的薪水。


在这个称为“未来政府官员摇篮”的行业中,大出风头的Martin Pilzmaker其实是个很不搭的角色,那里到处都是自由党的精英。但是“这些精英为了未来,不得不捏住鼻子,忍受Martin Pilzmaker粗野的行为,”调查记者Victor Malarek写道。他1996出版的《直觉》讲述过这个丑闻。


据《多伦多星报》介绍,这个新晋员工很快就大获成功,在他头一年就带来了100万加元的业务收入。


这一年火得不得了。


“这些精英为了未来,不得不捏住鼻子,忍受Martin Pilzmaker粗野的行为


Martin Pilzmaker的客户最早最喜欢的途径是企业家移民。1986年的时候,加拿大推出了投资移民计划,其中按照财富标准划分的申请人通过政府认可的投资款购买永居身份,最早是15万加元。

 

按照全球投资移民理事会的说法,这是世界上“最早的,真正的投资居留计划。”


这个行业很快就呈爆炸式发展,加拿大发现自己处在了移民黄金潮流的前端。


截止1996年的时候,联邦投资移民计划和魁北克移民计划将5,7000多名富裕的移民带到了加拿大,半数来自香港,还有20,000人来自台湾。

 

但是Martin Pilzmaker,就像几十年后的Xun Wang发现了以财富论英雄的移民体系的根本缺陷。


尽管申请人对加拿大公民身份和居留权觊觎已久,把他们作为自己家庭逃跑途径,但是他们还是不愿意住在那里,不想在加拿大工作和纳税。


Martin Pilzmaker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在多伦多买了3处房产,帮助客户造假。这些地址用来收取驾照,作为客户水电费的地址。账单和官方文件都寄到这里造成客户住在这里的假想。


在由Leonard J Brooks Paul Dunn所著的Business & Professional Ethics for Directors, Executives, & Accountants一书中,Martin Pilzmaker造假手段描绘的淋漓尽致,成了移民欺诈案的教科书式案例。


这本书援引了律师协会的诉讼记录,描述了Martin Pilzmaker的手下在1986年的时候向Lang Michener高级同僚Tom Douglas坦诚,Martin Pilzmaker“确实在做双重护照的生意”


“这个骗局涉及到香港虚报客户护照丢失,事实上,Martin Pilzmaker保管着,”该书写道,是Tom Douglas爆的料。


多伦多市区Isabella Street边的Cromwell酒店公寓,移民律师Martin Pilzmaker于1991年419日在这里自杀身亡,也就是审判开庭的前两周


利用替代性护照,这些客户可以随意进出加拿大,当他们申请入籍的时候,他们又拿出“丢失”的护照来证明他们没怎么离开加拿大。


1988年68日,加拿大皇家骑警突袭了Lang Michener的办公室,查获了Martin Pilzmaker手中149名客户的资料。


律师协会发现,Lang Michener5位合伙人1990年的时候因为对同事采取不当行为而获罪。


再说说Martin Pilzmaker,1989年7月,他收到50多项移民指控,在1990125日被吊销了律师执照,律师协会表示“这个人管不了了”


5个月后,Martin Pilzmaker交保75,000加元获释,两周以后审判开庭,Martin Pilzmaker走进了多伦多市区Isabella Street边的Cromwell酒店公寓。


1991年419日,人们发现他死了,旁边有2个空药瓶。


百万富翁移民的警钟和“彻头彻尾的幻想”。


在法律界,人们对“Lang Michener律师事务所事件”指责了多年,损害了Jean Chrétien和很多人的名誉,导致了外界对律师管理的质疑。


但是对于移民政策制定者来说,这个丑闻对蓬勃发展的百万富翁移民影响深远--似乎从没发生过。

 

富有的移民不愿意在加拿大实际居住,也不想报税---David Lesperance称之为“幽灵移民”----似乎随处可见。

 

在一直被加拿大百万富翁移民视为首选目的地的温哥华,这些趋势让太空人家庭现象越演越烈,这个家庭的经济支柱回到出生国。同行评议研究发现,移民海外收入不申报,移民家庭的财富巨大,房价和收入之间的长期不匹配,相互之间很有关系,温哥华是世界上房价最高的城市之一。


模糊客户在加拿大居住的倾向,与此同时宣称客户住在加拿大,这就是Xun Wang操作手法的全部基础。


从市政厅附近往外看,温哥华一直都是富有的外国移民最青睐目的地,这些移民对房价上涨的推动作用已经被同行评议研究证明了。无牌移民顾问consultant Xun “Sunny” Wang手中的中国籍百万富翁客户就是涌向温哥华的移民中的一部分。家庭经济支柱回到中国,与此同时在加拿大购买房产,将家人留在温哥华


与一名投资移民Xi Wen Dai61岁,在面对驱逐令时称加拿大是他的祖国。但是他在上诉前的5年里,在加拿大只待了仅仅33天,他的上诉于20174月被加拿大移民暨难民委员会否决。“中国才是他的家乡,” 加拿大移民暨难民委员会的一名成员George Pemberton说道。


Xi Wen Dai宣称,他长期不在加拿大是因为中国人的传统--要求他在中国家乡为目前守孝3年。“这已经超出了我对文化实践的理解,” George Pemberton说道。


1991年,Martin Pilzmaker死后不久,David Lesperance就在渥太华向议会下面的移民分委员会痛陈了幽灵移民的弊端。但是他说,议员们一厢情愿的认为富有的移民来到加拿大是“想和加拿大人共创未来。”他说,这都是“一厢情愿的白日梦。”


他说,议员们根本没有注意到问题所在。“他们不知道潮水就要来了,” David Lesperance疾呼道。


一起来看,企业家移民和投资提名项目将会给加拿大带来大概40万的富裕移民,尽管魁北克投资移民项目和企业家项目2014年关闭了。目前投资额为120万加元的魁北克投资移民将会每年带来1,900个百万富翁家庭。

 

大声疾呼的不仅仅是David Lesperance

 

1995年,由加拿大税务局审计员组成的一个团队根据一份客户名单在大多伦多地区对200名投资移民进行了调查。


“结果比我想象的还有糟糕,”一名审计员说道------目前已经退休,但是由于目前还有工作所以要求匿名。“尽管很多投资者没有申报所得税,已经报税的投资者中没有人申报营业收入,或者申报来自海外工资和股利。”

 

“他们只申报了利息收益和家庭津贴收入。所以他们没有纳税。那些有海外业务的人也没有申报全球范围的收入。”

 

被调查的人士大多在40岁到50岁之间-----“他们最能挣钱年龄段”。审计人员对200名移民的生活方式进行了调查,他们认识到他们在温哥华各个地区最贵的街区购买了房子。

 

下面的电子表格显示了他们真实的收入和房子的价值;其中一些文件2016年的时候泄露给了《南华早报》。


这个图表就是2016年加拿大税务局前审计员和现任审计员透露给《南华早报》的材料的一部分。1996年的表格显示了投资移民申报的收入和其它温哥华豪宅买家之间巨大的收入差距。分析结果显示,新移民普遍存在税务欺诈


调查结果发给了加拿大税务局的头头们,希望可以开启对投资移民的大范围调查。“我们认为,这些真实的信息可能会让当地的高管层震惊,这些富人虚假报税,”退休审计员表示。


但是最终还是没怎么启动官方审计,因为这会导致和富得流油的对手旷日持久的司法扯皮。由于要对不明的全球收入进行审计需要巨大的人力相较于加拿大本土企业追回来的税金远远抵不上花费的人力。


审计人员急于搜寻投资移民,认为是一个执法问题,也是原则性问题,但是加拿大税务局的头头们,作为税收征收者,觉得这样做得不偿失。


“要么是管理不力,要么就是高级管理层对违法行为没有足够的认识------暴露出来的问题都被掩盖了。”


不管怎么辩解都是苍白无力,审计人员的怀疑也反映在了长期税务数据上面,数据显示,加拿大投资移民报税的水平和难民是一个水准。


一份2014年联邦政府出具的评估报告显示,投资移民入境10年以后,申请人家庭经济支柱的平均年收入为1,400加元(普通纳税人的1/4或者技术移民的1/8)。他们的年度应纳税所得在登陆后3年达到顶峰,为19,500加元,然后和其他类别的移民趋势相反,10年后猛然下降到15,800加元。


过去30多年来,加拿大税务局的官员们未能全面地查清富裕移民的低收入问题始终是一大憾事;3名前审计人员和现任审计人员在2016年《南华早报》开启调查是给予了帮助。


无牌移民顾问Xun Wang前客户中国护照上伪造的出入境章。修改的日期看起来Xun Wang的客户一直居住在加拿大,实际上他们人在中国,修改的日期帮助Xun Wang的客户保留了加拿大永居身份,进而拿到了公民身份。


“我最近和加拿大税务局已经退休的房地产评估师进行了交谈,他说‘我们90年代失去了第一波机会’,2000那一波也失去了,现在又失去了一波,我们还是无动于衷’,”其中一个审计人员说道。“你可能认为我们,或者政客,目前已经认识到问题了。”


另外一个相关的现象是联邦投资移民计划和魁北克投资移民计划长期低下的移民留存率,这是Xun WangMartin Pilzmaker也是对此大作文章。


人口普查和移民数据显示,加拿大联邦投资移民计划下超过40%的主申请人没有居住在加拿大。真实的数据可能更高,因为数据没有纳入假装宣称居住在加拿大的移民。但是,投资移民是加拿大移民类别中留存率最低的移民类别。


魁省投资移民的本省留存率更低。2016年的人口普查显示,加拿大魁北克58,000名投资移民只有10%的人住在魁北克,大部分人都住在温哥华。


一名目前已经退休,但是有着30年经验的加拿大移民行业人士表示,百万富翁移民低留存率意味着Xun Wang提供的非法服务司空见惯。


“目前的套路和30年前一模一样,”他这样比较Martin Pilzmaker Xun Wang,这两个人都是“伪造客户在加拿大境内的印戳,事实上客户不在加拿大。”


“这种现象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们在以前的香港,台湾移民,现在的中国大陆移民中----主要是商业移民家庭----看到了一样的现象,那就是家庭的顶梁柱对移民加拿大根本没有兴趣。他只想着在中国继续他的生意,或者其它地方。”


无牌移民顾问Xun Wang手中一名客户的中国护照


这不是中国人才有的行为,而是所有富豪中都非常普遍在出生国有着来钱的生意或者高薪工作。“他们有着不在加拿大居住的动机,”这位移民专家说道。


Xun Wang就有这样一名客户,身家百万的商人Pi Long Sun2012年以后登陆加拿大就两次。但是,为了领取加拿大的儿童福利金,他继续在加拿大报税,2015年申报他在世界范围内的收入为720加元。


“那一年,(Wang和他的妻子 Ying Wang)支付了孩子们在加拿大的生活费,为(大女儿)支付了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学费,为小女儿支付了私立学校的学费,用61,000加元现金为(大女儿)购买了一辆奔驰车,” 加拿大移民暨难民委员会一名成员George Pemberton说道,夫妇去年对驱逐令提出过上诉,但是他否决了。


这种想象的负面硬性不仅仅是税收流失,还有加拿大居留身份和公民身份的神圣性受到损害,这位已退休的加拿大税务局审计员补充道。“他们不申报收入,与此同时还占我们社会福利的便宜,推高了放假,”他说道。


Xun Wang的客户中,有146人骗取了针对低薪工作者的加拿大福利,调查人员表示。


这些人中就有Xiao Qing Li,,她在20176月对驱逐令上诉失败。她和她的丈夫----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之一----2006年激活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后短短10天就回到了中国。


2014年,Xiao Qing Li连同两个儿子确实移居加拿大,但是她利用Xun Wang安排的假工作领取了针对低薪工作者的福利。


她在系温哥华的房子估价超过800万加元。她们在加拿大不止一套房产,家庭净资产“超过了1,000万加元”,加拿大移民暨难民委员会的裁决令显示。


Xun Wang一案留下的司法争论


温哥华移民律师Peter Larlee这些天很忙,因为他处理Xun Wang客户的案子。


他为Xun Wang手中50名前客户做过辩护,其中35人已经失去了居留身份,收到了5年期的驱逐令。其他案子还在进行,有3个案子上诉成功。


加拿大移民律师Peter Larlee,他的律所已经处理了Xun Wang一案中50名客户的案子


“我真的同情我的客户,因为他们中很多人都被Xun Wang骗了。他们被诱骗,犯下了这个社会不可原谅的错误,签署空白的,然后一切给交给别人代劳,” Peter Larlee说道。“但是都是身不由己。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去某家律所,然后你选择相信某人。但是他们是信任了不该信任的人。”


他说他的客户被Xun Wang的馊主意所“蛊惑”,走到了今天的这步田地:他们在加拿大待得时间不够,没办法维持永久居留身份(现在是,5年待满2年)


Martin Pilzmaker的手法一样,Xun Wang的操作模式被一位法官称为“邪恶”------就是伪造客户在加拿大的证据。凭借假章和中国籍造假人士的帮助,出入境日期可以修改或者增加到护照上。护照报失,然后快递给Xun Wang来篡改。


Xun Wang在卡尔加里,埃德蒙顿,以及在里士满的房子都用作他手中客户的虚假地址,用来接收公函,证明虚假工作。一些人还有伪造的工资单,使得居住在加拿大的百万富翁可以领取针对加拿大穷人的税务福利。


“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截止3月,860多名新加威(New Can Consultants Ltd)和威龙(Wellong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s Ltd)公司的客户根据《加拿大移民和难民保护法》失去了身份或者被拒绝入境,” 加拿大边境服务局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截止目前,超过55人已经被驱逐了。


无牌移民顾问Xun Wang手中一名客户的中国护照有剪切和粘贴的印记。这些篡改通过让Xun Wang的客户看起来一直在加拿大生活(实际上在中国)从而帮助他们保留永久居留的身份以及入籍


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还有200多人面临失去加拿大公民身份的风险。


Peter Larlee表示,在Xun Wang一案浮出水面以前,他就对一些移民顾问在温哥华开展的业务表示过怀疑。


“我知道,不止一名移民顾问公开宣称,即便客户长期不在加拿大,也可以更新枫叶卡。一些(潜在)客户问我为什么我做不到。我说这是不可能的,他们必须要非常谨慎,小心上当。”

 

Xun Wang有一小部分的客户似乎还真的一直待在加拿大。但是好几百人的移民身份都被取消了,或者危在旦夕。

 

一位要求匿名的,也帮Xun Wang手中一些客户代理案件的温哥华律师表示,“臭名昭著的太空人来到这里,丢下家人,然后直接回到中国,他们没有胜诉的机会。”

他建议他的客户迅速承认指控,但是这会导致他们5年内不得入境或者申请入境加拿大。“这样处罚生效日期可以尽可能提前,”他解释道。


这名律师表示,加拿大边境服务局一直在加拿大机场核实嫌疑犯,使用的是从Xun Wang家里查获的一个“现成的名单”。


“所以,利用名单找到有问题的移民太容易了。我的一个客户那天就被抓住了。这些人还以为可以安然无恙。有问题的移民一入境就被抓住了。”

 

既要扩大百万富翁移民生意,又要“抚慰相关方面的关切”


说真的,来自中东和台湾的百万富翁很多,但是数量有限。反倒是中国大陆籍百万富翁似乎是源源不断地用来。


正当Xun Wang的客户还在走司法程序时,加拿大移民行业的一些人士却瞄准了中国大陆籍百万富翁,因为他们想恢复联邦百万富翁移民计划的荣光。


201612月,大批的移民行业专业人士,律师,学者,以及利益相关人齐聚多伦多机场希尔顿酒店,参加加拿大咨议局“企业家和投资移民峰会”,这一盛会被认为是有助于塑造加拿大商业移民的未来。


“推出一个全新的联邦投资移民计划可以吸引更多的外国资本到加拿大,从而资助关键领域的发展,比如基础设施建设,兴建担负得起的住房,以及引入风险资本,”峰会组织者加拿大咨议局的Kareem El-Assal在撰写盛会的总结报告时如此写道。


当时温哥华移民律师Jeffrey Lowe向与会者表示,新的联邦投资移民可能会要求申请人投资150万加元为修建担负得起的住房提供资金。


魁北克投资移民留人率低是一个普遍现象,Kareem El-Assal的报告承认。与此同时加拿大咨议局在一份通讯稿中表示“需要开展一场公众运动,打消公众对大城市,比如在温哥华,房价上涨的顾虑,此前公众将房价上涨归咎于投资移民的到来”。

加拿大咨议局今年11月在渥太华又将策划另一场投资移民峰会,据说“外界需求”很大。峰会嘉宾中有政府的部长。


加拿大移民律师David Lesperance在90年代早期碰到了Martin Pilzmaker手中经办的一名客户,他告诉这名客户Martin Pilzmaker自杀身亡了

David Lesperance认为,投资移民行业的形象不是不可以挽救的。幽灵移民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但是办法比较极端,那就是将实际居住从移民要求中完完全全地删除,但是对加拿大税务居留身份采取强硬措施,加强审计和其他强制措施。

 

他承认,不要求实际居住的建议很难过得了批评家这一关,后者会说“额,‘这很不加拿大’,并且‘根本谈不下去’” 。


“但是如果你以为你一直坚持,你就会得到不一样的结果?愚蠢至极,” David Lesperance说道。他挖苦实际居住要求就是个“一厢情愿的愿望清单”。“人们很快发现,这不是没有漏洞可钻,所以他们不往心里去。”


Xun Wang及其客户的问题有一部份原因要归咎于加拿大边境服务局的“无能”,一名移民律师表示。“难以置信,不同的申请案你用同一个地址,还用了这么久,居然还没人发现,”他说道。

自己的律所被Xun Wang一案带来的业务塞得满满当当的Peter Larlee认为这一案件凸显了百万富翁移民普遍存在的心态问题。

“我遇到了想更新枫叶卡的客户,我是这样做的。我说,‘我知道如何帮助你更新枫叶卡,’”他描述道。

 

“客户说,‘太好了,请告诉我你的好办法’。我回答道,‘那就待在加拿大呗’。”


“不,不可能,我不会这么做。他们立马从座位上跳起来,立马走人了。我怀疑类似这些人后来去找了Xun Wang


文中提到的客户都没有亲自接受采访,联系的是他们的律师。

推荐移民项目

$20万加拿大BC省创业移民(无英语)

万人民币
签证


包租型房产投资(LMNP)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概况 不列颠哥伦比亚British Columbia省(简称B.C./卑诗省),位于加拿大最西部,濒临太平洋,有着长达8

总费用: 万人民币

+

加拿大 创业移民

办理周期:
个月
身份类型 :
签证

150万加拿大BC创业移民

150万人民币
永久居民绿卡


包租型房产投资(LMNP)

加拿大BC创业移民计划简介 温哥华位于BC省西南部,是加拿大最大的港口城市,踏入90年代,温哥华更是一个吸引更多

总费用: 150万人民币

+

加拿大 创业移民

办理周期:
24 个月
身份类型 :
永久居民绿卡

75万人民币投资PEI快速获取枫叶卡

108万人民币
永久居民绿卡


包租型房产投资(LMNP)

移民政策相对宽松,对投资人个人资产要求低,投资额小以及语言学历要求不高等。当前加拿大联邦和魁北克政府相继大幅提高投资移民

总费用: 108万人民币

+

加拿大 投资移民

办理周期:
24 个月
身份类型 :
永久居民绿卡

加拿大爱德华王子岛PEI投资移民

150万人民币
永久居民绿卡


包租型房产投资(LMNP)

移民加拿大最后的黄金通道,更低的资产和投资要求,最快1年即可获得全家绿卡。 加拿大PEI移民,要求低、投资少,60万加币资产要

总费用: 150万人民币

+

加拿大 投资移民

办理周期:
12-18 个月
身份类型 :
永久居民绿卡

加拿大移民百科